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海

拾天地间那份悠然

 
 
 

日志

 
 

思念父亲  

2009-05-12 14:58:18|  分类: 纪念我的双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真快啊,在不知不觉中父亲离开我们16年了。

    16年前的今天,父亲白天还在地里干活,晚上睡觉时突发脑溢血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在父亲去世百日那一天我们都回家祭拜父亲。大姐说她自己这段时间没有梦见父亲,问我们可曾梦见?于是我告诉大家我梦见父亲的情景。

    天阴蒙蒙的,我独自一人走在路上,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过来欺负我,正在这时父亲声到人至。那黑衣男子吓得连滚带爬跑开了,泪眼中我看见穿着白色的对襟布扣上衣,黑色的裤子,手上拿着一根白色的小棒子,好高大好威武,身后跟着一个黑衣小个子随从。父亲抚着我的肩说:“丫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我哭着笑着点头。我问父亲手中的拿的是什么。可不可以给我,父亲告诉我,“这是神棒,给你,我就回不去了”。这时远去传来鸡叫声,“丫头,天快亮了,我该走了”就在父亲转身时,白色的身影已消失。这时我也醒了,眼角挂着泪,我睁眼看天真的亮了。

    我含泪讲完我做的梦,大姐说“父亲在世的时候最牵挂的是三妹,现在父亲去了,牵挂的还是你……

    听老人讲,父亲才五岁,祖父就去世了,祖父去世时小伯父才一岁多。是祖母一人把他们拉扯大,迫于生存,祖母不得不将三个长女送去做童养媳。

    父亲小时给私塾先生家当过烧夫(父亲能认识点字也是这时偷学的),给地主家放过牛、打过柴。父亲常年身上都披了块土布。父亲常常就把这块土布解下来,扭成辫子在空中舞来舞去,父亲竟然舞出了力量,舞结实了身体,还取了好听的名字“手巾花”。

    那年头部队从家乡过,父亲准备跟部队走,就在出发前,父亲看着裹着小脚的祖母。年幼的伯父,留下来了。

    父亲的“手巾花”到真让人们见了一次,那是还叫人民公社,各生产队打出的粮食都要到公社粮站交公粮。没有运输工具,都靠肩挑。有一社霸,每次交公粮都得让他们先交,人们见了社霸来了都纷纷让出一条路。可那次父亲没有让他们,这可惹恼了社霸,就在社霸向父亲发难时,父亲已把披着土布解下来,扭成辫,两头打上结,对身后的一位同龄人说,“我打头,你押后”。就这样一条手巾花搅得一根根扁担纷纷落下,前后两个人,敌过30条强汉。从那以后,社霸也自觉地加入了排队交公粮的行列。

    父亲的力量我到见识了一次,那是1986年我家建房子,还少了点红砖,父亲就借了辆板车自己去拉,我也跟了去。在回来的路上,一个小青年有意要惹是生非,我正怒视着他,父亲放下板车,来到比他还高点青年人面前,用手抓起青年人的衣领,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小伙子老实点,像你这样的再来两个看看”,其他人看见连忙赔不是,纷纷责备小青年。小青年吓得脸色都白了,父亲放下警告小伙子以后要诚实点。那一刻,我觉得父亲好伟大。

    父亲是个朴实的农民,为人耿直,谁有不对的地方他都直言,有时别人还在生气,他又在喊人家,弄得别人也不好意思生气了。父亲非常感激那些曾经帮助过的他的人,对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父亲从不吝惜。村里人相处得都非常好,也许是受父母的影响,我们姊妹在村子里口碑都很好,每次我回家乡,健在的年增辈长人都会喊:“红姑娘”或是“三姑娘”回来啦,真的好亲切。

    父亲一生劳作不歇,要是有现在这样健康意识,父亲仍然健在。

    我爱我的父亲,父亲是我最敬重的人,父亲对我们的爱用文字难以表达。

    我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祝福父亲在天堂里永远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