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海

拾天地间那份悠然

 
 
 

日志

 
 

农历七月三十日  

2009-09-19 21:26:45|  分类: 纪念我的双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农历7月30日,是母亲周年祭日。原本是8月30日,这是老家风俗,按农历算,这就到了9月18日祭拜。

         一切都按家乡的风俗办,弟弟请了道士,扎房子。在8月30日我对妈妈说想把思念变成怀念,思念总是痛苦的,而怀念是温馨的。而在这种氛围下,我没有办法忍住泪。当道士念经时,有一段经是诉苦,说到十月怀胎的艰辛,说到养女盼男焦急的心情,我想我的母亲一定也是在这种心情孕育着我的。我的耳边回响着:“这孩子长这么大了,长得这么好。孩子你长大了一定要好好的孝敬你的妈妈,她生你吃了多少苦,唉!”我慢慢的长大了,知道的事也多了,我明白大姐的妈妈为什么离开了这里,也知道了母亲有多不易。

          我直直的跪在那,望着父母的遗容,任泪水肆流。泪眼中我看见婶婶跪下磕头,我没有起来扶她,她应该忏悔。从心底我无法抹去这个痕迹,那是带给我母亲的痛。大姐上前扶起了她。

         昨天的天从夜里2点左右下雨,但准备烧这纸房子时,雨停了,大家都说:“母亲是个好人,是有福之人”。婶婶盼望自己将来也有善终。

        整个祭祀过程大约经过约3个小时。

        祭祀过后,亲友邻里们开始吃饭,我默默的四下走走,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改变,在没有改变中又都变了样。我知道我回到这里的机会已很少很少。

        下午,我拉上大姐在园里走走,这哪是曾经的园子啊,简直就是荒野。看看园子,看看家里的房子,人已去,物也似非……

        我从中一点点的找回曾经的拥有的……

        晚饭后,我叫婶婶去睡觉,她不愿睡,我知道她想我陪她聊聊。我知道她晚年不幸福,虽然儿孙满面,已是太奶奶,也有许多不如愿,我能做到的也只是安慰安慰,并不能帮她改变什么。婶婶说这一切都是命。

        是啊,一切都是命,我不知道经过岁月的演变,婶婶从命中可能悟出点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