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海

拾天地间那份悠然

 
 
 

日志

 
 

惜抱惜墨【摘】  

2010-06-04 14:49:02|  分类: 桐城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惜抱惜墨 

    桐城文学集集大成者姚鼐,因其书斋名“惜抱轩”,世称惜抱先生。他的文章词语简练,净洁精微。《游媚笔泉记》是惜抱先生传世佳作之一,在此文创作过程中,却蕴藏着一个生动而有趣的惜墨如金的故事。
      这年的仲春一天,桐城县城北门的姚氏初复堂沉浸在一片悲哀之中,年过六旬的主人姚淑病逝。家人披麻带孝,哭泣呜咽;亲邻吊唁不绝,慰问致哀。既延憎邀道,诵经祭祀,又设堂作法,超度亡灵,丧事办得隆重体面。姚淑之子姚鼐更是日夜兼程,千里迢迢自京师回故乡奔丧,以报家父的养育之恩。
      此时的姚鼐已是学有所成。他前年金榜题名,殿试进士及第,并授翰林院庶吉士,仕途腾达指日可待。这次回乡,虽说奔丧,可以算得个衣锦而归、祖耀宗容了,与姚鼐自京师同回归乡的,是其伯父姚范,系翰林院编修并充武英殿经史馆校官。他俩的回来,给姚家这场白喜事增添了不少风光。当办完丧事后,许多官绅和故旧都相继宴请姚鼐伯侄,但均被一一谢绝。他俩想找一个僻静的处所去调整一下身心,或寄托哀思,或聊以自慰,或驱遣旅途的劳顿和连日来的纷繁。
      县邑名士左学冲,是姚家的老邻居,极为友善。姚鼐少年在家读书时,就喜欢聆听左公来访与父辈们谈诗论文,左公也很喜欢聪颖过人的小姚鼐。当姚鼐能写文章了,也总是要在左公来访时请予指教。姚鼐的文章越写越好,左公看后十分欣喜地对姚淑、姚范说:“此子出手不凡,今后必定能超过我们这一辈人!”其后,姚鼐游学京师返回故里,左公有挚意地请他教授左家子弟。姚左两家不仅是近邻,又是世交,且左公对姚鼐十分器重和推崇,姚鼐也对左公十分的敬重和崇拜。
       去年,左公在龙眠山中的媚笔泉建别业一幢居住。这次挚友姚淑仙逝,左公不顾年逾花甲,仍亲自出山登门吊唁和慰问,同时邀约姚范伯侄去媚笔泉新居遣悲散心。其实,左公的邀约,还有一个不便言明的企望,即建媚笔泉别业时,虽有一些亲朋好友为之祝贺,但他认为此别业“非有文字称纪不可为之,文字不能出于雄才巨卿不能为著”。姚氏伯侄返回故里,请他俩写文以记,时难得的机会和合适的人选。
       姚范伯侄听了左公的邀请和思忖,按礼仪规矩,去回拜左公,以对其上门吊唁慰问表示谢忱,时完全应该的。他俩多年在外,怀念故乡的山水,特别是对“杳霭深邃穷无边”的龙眠山情有独钟,媚笔泉更是环境幽眇的所在,不妨乘便一游,既可避开城中的喧嚣,又可调整一下身心。他俩送别左公时道:“敬请慢走,隔日一定上贵府拜望!”左公想着自己的企望,高兴地回到了龙眠山中,等着姚氏伯侄的到来。
       这天,积雨始霁,姚鼐侍伯父安步当车,出桐城县城北拱门,径直往龙眠山而行。时值阳春田畴菜花金黄,山麓杜鹃吐艳,龙眠河水清洌,龙眠山色如黛,伯侄俩悲伤的心情也稍感慰藉,边走别看,边行边谈,不到一个时辰便来到媚笔泉畔.
       左公早已在别业旁的路上恭候,见到姚氏伯侄欣喜不已,躬着腰 ,笑容满面地说:“二位不辞辛苦,跋涉进山,有失远迎。快请屋里坐。”
       进屋倾谈一番后,左公终于道出了筹谋已久的企望:“此别业去年始建,尽管有些善后工程尚未完成,不过现已初具规模,在此山中还算是新颖别致的。”边说边凝视着姚氏伯侄俩。接着又道:”俗话讲‘请先生不如遇先生’,这次二位惠临别业,顿使寒舍生辉,如能写点文字,以记其举,将不胜幸哉!”
        左公此语一出,仿佛一篇由姚氏伯侄写就的传世之作已握在手中。
        姚氏伯侄对左公突如其来的要求,既感到惊讶,有不以为然。稍刻,姚范看了侄儿一眼,便对左公说道:“愚侄励学勤勉,才思敏捷,名噪京师,那就由他写篇文章吧。”胜过严师严父的伯父一言既出,姚鼐时不能推辞的,但姚鼐倡导:“道与艺合,天与人一”,历来把文言之旨放在首位,现在就这一幢普通的别业来写篇文章,那不过是无本之木罢了,这样的文章又有何用呢?于是委婉地说:“左丈所提之事,愚侄从命,先去外面看一看吧。”姚鼐说着移步,并把两位老者让在前面,其思绪早已离开别业,进入风光奇巧、清逸多姿的媚笔泉中。
        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邀请姚氏伯侄来别业记举竟这样如愿,左公分外高兴。他迈着坚实的步子,欣喜热情地陪同着姚氏伯侄游媚笔泉。
       游罢回到别业,丰富的酒食已飘香四溢,前来作陪的人也已先期而至。当然,姚氏伯侄被奉作上宾。但他俩不恋酒席,吃了些清淡饭菜就停箸子。左公与作陪的人,知道他们新丧在身,也就不便再拉了。饭后,左公真诚的挽留姚氏伯侄在此住上数日,也因新丧在身的缘故,他俩谢绝了盛情,未到申时,就告辞下了山。
       左公惦记的是姚鼐承诺写的那篇文章,在送别时特地叮嘱说:“恕我赘言,贤侄为别业写记的事,莫让老朽望穿秋水哟!”姚鼐谦逊地答道:“请左丈放心,日后定将拙文奉上。”
       自媚笔泉归来,虽走了几十里山路,姚鼐并不感到怎么劳累,只是晚上躺在床上迟迟不能入睡,左丈的嘱托、伯父的谕示以及自己的应运,都不是的萦绕脑际。但他想得更多的是“不应物喜,不应己悲”的古训,和自己提出的“义理、考据、词章三者合一”的文论主张。
        一番思索后,姚鼐披上衣服,下床走到桌旁,明烛之下,文思泉涌,挥笔疾书,媚笔泉记终于脱颖而出。但非单记别业,而是载有别业的《游媚笔泉记》。全文虽仅二百六十余字,却包含着极为丰富的内容,既写了山势、溪流、奇石、树木、鸣禽、深潭、泉水、园池、屋舍等自然景物,有涉及李公麟、何如宠诸多名贤。同时,有没有辜负左公往日的教诲和世交的情谊,文中“左丈学冲,于池侧方平地为室,未就,邀请九人饮于是”的记述,把左公及别业毫无雕饰地融为一炉。
       左公接读《游媚笔泉记》后,见记事明晰、文辞简练、气韵生动、风神萧散,虽不是别业记,却胜过别业记,沉思自语道:“  惜抱惜墨,不愧为大手笔之上乘之作矣!”并在记后题联曰:
                “鼻孔子,眼珠子,珠子反登孔子上;
                 眉先生,须后生,先生不及后生长。”
       此联虽然雅洁不足,但颇为工整,尤其是熔精深的哲理与日常的点滴于一体而横生的谐趣,连同惜抱惜墨的故事久传不衰。

                   游媚笔泉记(1)
  桐城之西北(2),连山殆数百里(3),及县治而迤平(4)。其将平也,两崖忽合,屏矗墉回(5),崭横若不可径(6)。龙溪曲流(7),出乎其间。
  以岁三月上旬(8),步循溪西入(9)。积雨始霁(10),溪上大声从然(11),十余里旁多奇石、
蕙草、松、枞、槐、枫、栗、橡(12),时有鸣巂(13)。溪有深潭,大石出潭中,若马浴起(14),振鬣*宛首而顾其侣(15)。援石而登(16),俯视溶云(17),鸟飞若坠。
  复西循崖可二里,连石若重楼(18),翼乎临于溪右(19)。或曰:“宋
李公麟
之垂云沜也(20)。”或曰:“后人求公麟地不可识(21),被而名之(22)。”石罅*生大树(23),荫数十人(24),前出平土,可布席坐(25)。
  南有泉,明何文端公摩崖书其上(26),曰:“媚笔之泉”。泉漫石上(27),为圆池,乃引坠溪内。左丈学冲于池侧方平地为室(28),未就(29),要客九人饮于是(30)。日暮半阴,山风卒起(31),肃振岩壁榛莽(32),群泉矶石交鸣,游者悚焉(33),遂还。
  是日,姜坞先生与往(34),鼐从,使鼐为记。                                                                            

  注释     * 鬣liè(名)兽类颈上的长毛。

         * xià(名)〈书〉缝隙:~漏

(1)媚笔泉:在今安徽桐城县西北。
  (2)桐城:县名,在安徽中南部。
  (3)连山:绵延的山峰。殆:恐怕,大概。
  (4)及:到。县治:县政府所在地,指桐城县城。迤(yí)平:渐渐平伏。
  (5)屏矗(chù)墉(yōng)回:山崖像屏风一样矗立,像城墙一样曲折环绕。“墉”,城墙。
  (6)崭横:形容山崖高陡地横挡在前面。径:通行的意思。
  (7)“龙溪”二句:弯曲的龙溪,从它们中间流出。
  (8)以岁:在这年。
  (9)步:步行。
  (10)积雨:长时间下雨。霁(jì):天放晴。
  (11)漎(cóng)然:形容流水声响。
  (12)蕙草:一名薰草,俗称佩兰。枞(cōng):树木名,又叫“冷杉”。
  (13)巂(guī):巂周,即杜鹃,又叫子规鸟,善鸣。
  (14)浴起:刚洗完澡站起来。
  (15)振鬣(liè):形容马脖子挺伸着。“鬣”,马颈上的长毛。宛首:转过头去。侣:伙伴。
  (16)援:攀附。
  (17)“俯视”二句:意谓低头看水中倒影,天空的云好像溶化在水里,飞鸟好像在往下坠落。
  (18)连石:崖上岩石连绵。重(chóng)楼:两层楼房。
  (19)“翼乎”句:像展翅欲飞的大鸟临立在小河沟的右岸。
  (20)李公麟:舒州舒城(今属安徽)人,字伯时,北宋元祐年间(1086—1094)进士,官至御史检法。精通古文字,擅长画山水佛像。元符(1098—1100)末年归居龙眠山庄,所以又号龙眠山人。沜(pàn):古代学宫前半月形状的水池。
  (21)求:寻找。公麟地:即指垂云沜。识:辨认。
  (22)被而名之:意谓这是被后人用“李公麟垂云沜”来称呼这块岩石的。
  (23)罅(xià):裂缝。
  (24)荫数十人:树荫之大,可以遮蔽数十人。
  (25)可布席坐:可以铺开席子在上面坐。
  (26)何文端公:何如宠,字康侯,桐城人,明代万历年间(1573—1620)进士,累官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死后谥号“文端”。“公”,古代对别人的尊称。摩崖:在山崖石壁上铭刻的文字。书:书写。
  (27)“泉漫”三句:意谓泉水冒出来,流到崖石上,人们就在石上凿了一个圆池子,然后导引泉水流入下面的溪里。
  (28)左学冲:左世容,字学冲,乾坤举人,曾任武进县教谕。丈:古代对长者的尊称。方:正在。为室:盖住房。
  (29)未就:还没有完工。
  (30)要(yāo):邀请。
  (31)卒(cù):通“猝”,突然。
  (32)“肃振”二句:意谓风吹得岩壁上的丛杂草木都失色抖动,连水都冲击山石叫喊起来。矶(jī)石:水边突出的石头。
  (33)悚(sǒng):恐惧,害怕。
  (34)姜坞先生:姚范,字南菁,乾隆年间(1736—1796)进士,作者的伯父。与往:一同前往。石交鸣。游人害怕,就起身回家。

译文  桐城的西北方向,重山叠岭大概有好几百里,一直到县政府所在地才开始平坦。平地和山地交界的地方,两座山崖合立一起,像屏障一样耸立,高的横的缝隙几乎不能走人(几乎不能成为路)。像龙一样曲折的溪流,从这里边流出来。
  去年三月上旬,我们徒步顺着溪流从西边走进去。连续下了较长时间的雨,天气刚刚转晴,溪流发出很大的哗哗声。走了十多里路,山道两旁有很多奇形怪状的石头、蕙草、松树、枞树、槐树、枫树、栗树、橡树等,不时听到山鸟的叫声。溪下面有个很深的大水潭,一块大石头露出在水面上,好像在里面洗澡的马刚刚站起身,甩着鬃毛回头看它的伙伴。扒着石头向上爬,俯视云彩,飞鸟看起来就像要坠落的样子。
  接着沿着悬崖往西走大约二里,层叠的石头好像高楼,翅膀一样探出在溪流的右方。有人说:“这是宋代李公麟所说的垂云沜啊。”有人说:“后人寻找李公麟记载的地方,没有找到,被你找到了。”石头的缝隙间长出一棵大树,树阴能容下几十个人,树前有平地,可以铺上席子坐下。
  树南边有泉水,明代的何文端先生的摩崖书(刻在峭壁上的字)刻在上边,泉水叫做“媚笔泉”。泉水漫过石头形成一个圆形的水池,上边的溪水流落进去。左丈学冲(左世容,字学冲)在水池边的平地上建造房子,还没建成,邀请九位客人在这里饮酒。傍晚天气转为半阴,山风突然刮起来,猛烈地吹打悬崖峭壁,树木草丛、许多泉水、碎石乱响。游玩的人感到有点害怕,于是回去了。
  这一天,我的伯父姜坞先生(姚范)也去了,我(姚鼐)跟随他,他让我记下来这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