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海

拾天地间那份悠然

 
 
 

日志

 
 

老家  

2010-03-22 19:34:4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 - 云海 - 云海............. 

                  老  家   

今天是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好日子,二姐的婆婆今

天做八十寿辰。我们赶到时刚过11点,大姐已经到了

,我同大家打了招呼后,问什么时间吃饭,说是还要

等会儿等客人到齐了。我拉过大姐;“姐,我们去老

家看看。”大姐也有此意。

   二姐老家离老家,虽然隔了条河,也不足两里路。

我和大姐只想回去看看,不想惊动他人。我们河边地

里插到老家园子。

   往日的情景在脑海里拉开帷幕。

   听父母亲说,菜园子这块地原本是邻队的,常年

废。处在我家的东边,介于两方池塘的一角。父亲

觉得这地可惜了,就和邻队商量好后,要了这块地,

父亲买了几条香烟上家家门谢情。

   北边的池塘正好在我家房屋后面,父亲就沿着池塘

向前了两米宽的水沟,一直到这块地的最东头。

   四周搭上坝插上篱笆,就成了菜园子。菜园子约有

2-3亩地,东西走向,父亲从外地移来竹子再在菜园子

的最东头,园门留在西边,南北面都是池塘。

  在这园子里,父母亲翻地播种,栽的都是时令菜。

父母都是勤劳人,把这个园子弄得满园菜香迎来蜂忙

蝶舞雀鸣。我和弟弟曾在园子边水塘里捉了好几只小

野鸡,全身乌黑的毛,看起来同家养的小鸡差不多。

我们把小野鸡养起来,给它建窝,给它喂食,可这小

鸡在第二天就死去了一只,我们好伤心,父亲知道后

,告诉我们野鸡都是鸡妈妈抓虫子给它们吃,你们这

样会把小野鸡全部折腾死的,赶快放回去,我们恋恋

不舍的把小野鸡放在了捉小鸡的篱笆边。我们也看见

过蛇尾巴打在篱笆边,头朝下在水边饮水,可我们从

没有被蛇伤过。有野兔,也有黄鼠狼,还有青蛙,当

然也有蛤蟆……

  我记得收获最大的就是南瓜,栽篱笆边,先只有鸡

蛋大,在你稍不留意间,不几天就有球大,这时就可

以摘了吃,切成丝或片,用青椒炒上装在盘中又好看

有好吃。到收获的季节,家中的南瓜足足的放有半间

屋,桌子底下到处都是。母亲能烧的一首好菜,不断

的换着花样做给我们吃,有时是南瓜饭,有时是炒南

瓜,有时是做南瓜粑,水心南瓜粑。特别是腌南瓜,

母亲先把南瓜去籽切成南瓜条,晒上一天,然后腌制

,酸酸的甜甜的,把锅烧热,那时家里根本没有油,

把切好的腌南瓜放在锅里,放点辣椒酱,炒几下装盘

就可以了。母亲每次都要炒上一大盆,那是个紫黑色

的瓦盆子,音叫“洋锅子”邻家的姐妹们也都喜欢吃

,一“洋锅子”每次都是一扫而光。在那缺粮的时期

,南瓜确实为我们的肚皮做过不下的贡献。

   随着竹子的蔓延扩展,当时的几株竹子,现已是

片,竹笋好吃,在立夏前我们是吃不到的竹笋的,

夏后的竹笋父亲才允许搬了吃,父亲说是立夏后的

竹笋难成林。每年生产队都要抽塘捉鱼,鱼捞起后,

父亲就将池塘底泥土搭在竹地里,说是“竹子不要粪

,一年高一寸”,也就是每年要给竹子配上一层土。

   竹笋一年比一年粗,竹子一年比一年高。每年春天

竹笋长大了,笋衣就脱落下来,母亲她自己或让我们

去捡那竹笋笋衣,扎成一把把,然后让我们送给其他

人家,那时大家穿的都是布鞋,纳鞋底时用笋衣折起

压实放在放在鞋底中层,既防潮,有透气。

   那时常听村里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们对对小孩子

说,“这孩子怎么老不长个儿,去大爷家竹园里摇摇

竹子,说“竹子高,竹子长(zhang),三年我和你一

样长(chang)”。长个子与摇竹子肯定没关系,但

我们童年的欢笑声却留在了竹子的上空。    

   有了这竹子,父亲学会了编制篮子、筐、渔具等

,自家用,送亲友,邻家。那时差不多家家都是土坯

房子,屋顶都是用稻草盖的,自然少不了用竹子扎上

。之前家家都要从他处购买,自从我家有竹子后,父

亲就带上竹子去帮人家扎盖。竹子不要钱,乡邻总是

送上几个鸡蛋或买包烟以示感情。

   平时父亲起早贪黑编制的箩筐、簸箕、粪筐逢集

市去卖,来补贴家用,逢秋天山芋上市,就挑上箩筐

等去几里外的怀宁县山区换红薯回家充饥。

   后来我家要盖房子。1969年发洪水时,洪水水位

有家里桌子高,盖房子场地就要升高超过桌子高。没

有土方来源,父亲只得一担担从园中取土。

   屋场升高了,园子中间就成了一个小池塘。父亲

在塘边上栀子花和金银花,在池塘里栽上了菱角,放

养些鲫鱼。

   从此,竹子再也没有向前蔓延,停止了脚步。只

有从篱笆边向前生长,又矮又细。

老家 - 云海 - 云海.............

   又一年到处竹子都开花,我家竹子也是,从此后

竹子就萧条了。

  今天在走进园子,篱笆大都不在了,树木没有人修

剪生长着,父亲走了,再也没人给竹子培土,稀稀疏

疏的几株,已没有了往日的生机。那方小池塘,无人

打理,已是溴水斑斑。

  只有屋后这棵栗树仍年年守望着这个家园,我不知

道它栽于何年,从我记事时,栗树就很粗了,我们用

绳子拴上根粗棍子,系在树上荡秋千。现在已有好几

丈高了,只是早年怕树失去平衡,当年荡秋千的那根

横枝干锯掉了。在天国的父母一眼就能瞥见这栗树,

瞥见自己的家园。

 

老家 - 云海 - 云海.............

老家 - 云海 - 云海.............

老家 - 云海 - 云海.............

   我和大姐在这慢慢走着看着,说着曾今父母守护

着这个家园,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事。

  也许是乡村太静,我们的谈话声还是惊动了堂哥。

  我们去堂哥家,婶婶也在这。二哥(堂哥)二嫂忙

着沏茶,端来瓜子。二哥有招呼二嫂去准备午饭,我

们说明了原因,大家在一起聊了会。把袋里为数不多

的钱给了婶婶,让她自己买点东西。

   我们出来,二哥拿来钥匙打开家门,一切没变,

二哥二嫂把家收拾得同母亲在世时,一样的干干净净

,虽然母亲晚年不住这里,但过年大家都一起聚在这

里,吃饭时要围上两桌,父母总是乐的眉开眼笑,可

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成记忆。

  在我准备转身准备走时,我的眼里再也忍不住,邻

家的叔叔婶婶也都过来了,我顾不了招呼,跑到屋后

,失声梗咽,呼喊着:“爸妈,你们在哪儿啊?”

  我的手机响了,是催我们去吃饭,我和姐同大家道

了别,含泪离开了。什么时候再来,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2010.3.17

        

                         老家 - 云海 - 云海.............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