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海

拾天地间那份悠然

 
 
 

日志

 
 

  

2011-01-18 14:52:15|  分类: 云海习作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9月26日 - 云海 - 云海.............

   我们是姐妹,是朋友,是知己。

   因为我们有太多地方相近,我们能从对方看到彼此的影子。我们前世应是一个细胞,分解成今生的两个因子。

   虹常说;“我们香味相投!”

   见到虹“嘿,靓妹。想姐了”

  “呵呵,靓妹”虹笑着双手合十,眯眼望着蓝天“不过爹娘把我的美貌一次性给了,我过早的支付了。”然后将眼前的刘海甩向一边“我们去撒野”。

   虹小时候长得很可爱,白白的皮肤,黑黑眼睛,圆脸,一头乌黑的头发。她母亲总用胶丝在头顶紧紧扎一条长辫子(这样她母亲可以隔三四天给她梳一次头发),看上去很漂亮。虹说着,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是我唯一的听众,听见没有?”她用力的拽了一下“你知道吗,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的,数学老师可是男的。他常抱着我让我坐在他的怀里,然后握着我的我的手叫我写字,就像自己父亲教自己的孩子,可只有我一人享受这样的待遇。可我说不清,就是自己别扭。回家就吵着不去上学,母亲开始好言相劝,我就是不去,从没有打过自己的母亲,拿着一根细细的柳条抽打我,柳梢扫进我的眼睛。我眼睛肿的像个桃子,好几天才消掉。” 虹说着,似乎往事就在眼前。

   我说:“这可是性骚扰。”

   虹点点头:“是。读初中的时候,有位男老师也有过类似的情况。我拒绝上交他布置的作业,他到教室的问我为什么不交作业,我将书包用力地摔在课桌上,气得他将我的书包摔在地上,悻悻而去。我前面一位女同学捡起我的书包,朝我伸了伸舌头。”

   “哈哈,有个性。”我朝她竖起了拇指。

   “这是捍卫!”虹用力地折断一根草。

   我们就这样坐在青草地里,吸允着青草的芳香,看蓝天白云,海阔天空的闲侃,算是一份雅致。

   生活中的虹是个安静的女人,不喜欢扎堆,不喜欢人后论人长短。喜欢简单的装饰,从不化妆,有种清水芙蓉之美。她的肤质很好,以至于向她推销化妆品的人,都问她是怎么保养的,她淡淡一笑:“爹妈给的。”

   虹很少和人开无聊的八卦。现在的男人聚在一起,都喜欢拿女人做话题,喜欢拿性做调味剂。只要虹在,虹总是静静坐在那里,他们说得再动情,虹只是轻轻地笑笑。

   放荡的男人也会收敛起自己的嘴巴:有美女在额。

   如果是女人在八卦,她会适时地回一句。“原来淑女也风骚啊!”对此,虹总是淡淡一笑,她知道女人有时更惹不起。

   虹不是不解风情的女人。

   虹说:“我是简简单单的人,没有必要把自己弄得很复杂。”

   没事时常常约到野外去玩,我们都不喜欢把有限的闲余时间浪费在无聊的牌桌上。我们都喜欢简简单单。

   在野外,我们常常像个孩子似在野外跑着,跳着。不用伪装,可以什么都不管,可以什么都谈,谈生活、谈家庭、谈爱情、也谈性。

  “虹,你可是最幸福的小女人”

  “何以见得?”

  “你们俩男才女貌,家庭幸福,什么绯闻都没有,多令人羡慕啊。”

  “哦,这就是幸福啊!”虹漫不经心地答道:“原来幸福是可以看出来的。”

  “怎么?难道不是?”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们的生活很平静,没有涟漪,即使有点波纹,那也是蜻蜓点水。”虹的眼神注视着远方“嘿,有时想他能出点轨就好。”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真是那样,你不是三只眼睛四个鼻子才怪了。”我转身问:“怎么彼此不爱了?”

  “我不清楚,也许我们早已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他说爱我,那是床上的事。生活中是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说真的我都有点厌倦。”虹欣赏着一朵小花“你说这花是用来欣赏的,还是戴的?”

  “这看拥有这花的人。”我也掐了一朵“有人喜欢将花妆点自己戴在头上,有人喜欢欣赏把它插在瓶子里。”

   我看着虹:“都说男人爱的是女人的身体,然后才爱女人;而女人先喜欢的是男人这个人,然后才去接触男人的身体。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区别,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情而爱。”

  “男人花心,女人痴情。”我不明白虹的意思。虹接道:“都说女人小气,其实男人有时比我们女人还小气。”虹将手中花放在水渠里,看着流水将小花带走“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比他人强,又怕女人超过自己。我最不喜欢这种小肚鸡肠,甚至从心里鄙视。”

  “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不管怎么说女人得有自己的事业,至少有事做,这样自己充实;有自己的钱袋子,常言道:丈夫有还得隔双手;最重要的一点不要丢掉自尊而且还要自爱。”

   虹点着头“是”,站起来慢慢的往前走。

   我望着面前楚楚动人的虹,风吹动着她披肩的秀发,黑色的短衫配着齐膝的白色裙子,裙摆轻轻摆动着,存托她线条更加分明。我欣赏着虹“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是怎么做到办公室没有绯闻的?”

  “有种美叫欣赏!懂吗。”虹微昂着头,一副傲慢的样子。我们都忍不住乐了。原来是欣赏的同时多了份尊重。

  “你呢?幸福吗?”虹突然转向我。

  “是啊,我幸福吗?幸福的标准是什么?我们连吵架都吵不起来”我自问。“我的生活就同青菜豆腐汤一样平淡。”

  “既养胃又养颜。”四眼相对“还可口”

   我们哈哈大笑,笑声惊得枝头小鸟“唧唧”飞远。

   虹望着飞远的小鸟“如果有来世,我定要好好地谈一次恋爱。” 虹轻轻唱起:

             好想谈恋爱
             不管那个人会是谁
          让我愤怒的孤独任性撒野
              悲伤时 有人陪
               好想谈恋爱
            为他不争气的流泪
          即使受伤也要轰轰烈烈
                      ……
     白云从头顶一片片飘过,虹的眼神仿佛已穿越在时空的隧道里……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