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雲海

拾天地间那份悠然

 
 
 

日志

 
 

雨中的温暖  

2011-07-24 23:27:37|  分类: 纪念我的双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好闷热,压得人好不舒服。花花太阳使人更感到闷热,中午时分,从云缝间洒了几滴雨。

    下午一点许,乌云漫过来,随着几声雷声轰隆,雨急刷刷的铺天盖地而来了,带着闪电。

    我赶紧关掉电脑,切了电源,拔了网线,这也形成了习惯。几年前我家的电话、电脑、电视、空调在一次雷电中都受到了雷电的创伤。

    我蹲在店门口,雷电在闪,雨点溅起的泡泡随着水流做瞬间的漂流。溅起漂散漂散溅起……那往事也在飘起

    那年,我记不起准确的年限,约在十二三岁吧,也是这个时候,农村正是农忙双抢季节。妈妈生病在医院,我记不起二姐在哪里,只有我和弟妹在家,也是中午时分,父亲吃过中饭刚去田畈不久,天就响着猛雷,下着瓢泼大雨,这时我想着给父亲送伞。我找了块筒料,塑料布,裹在下身,用带子在腰间扎上,在把一米长的塑料袋对角戴在头上,腰间也用袋子扎上,然后拿着把黄布伞(桐油油过的),叫弟弟妹妹不要出去,把门关好就消失在雨中。

    走在田埂,朝田畈四眼望去,除了雨,就是田畈中间的树在摇摆,没有一个人影,雷电在周围不停的响着,闪电就围绕在身边。可此时父亲去了哪里呢?我不知道,我茫然走在田埂上,我知道父亲回家一定要经过这条回村庄的路的。此时父亲在哪里呢?我有点害怕,急的泪都流出来了。我喊着父亲,你在哪啊?除了雷雨声,没人回答我,我就这样茫然地走在雷雨中……

    我忽然想起,父亲是不是是不是在村里最远的那片田处?这片田是生产队最远的的一片,离我家约两三里地。

    我急急里往那里奔,在这雷雨交加的时刻,身上早已被雨水打透可我此时一心只想见到父亲,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过了这道河,就看见那片田了。这河有两根电线杆长的宽度,用四根电线杆担着的,河中间是打着木桩,电线杆的一头担在木桩上,一头担在河堤基上。电线杆是方形的,宽度也不过是大人的鞋底宽,两根并在一起,中间有几寸空隙,加在一起,也不过尺把宽。平时胆小的人都不敢过,那次,在这风雨中,我也不知道是怎过去的。

    这片田的中间有片水,水的一边是我生产队的那片田,,另一边是另一个大队(村)的。这片水有一里长有余,一头连着河,一头连着田。

    人们称这片水为死塥,水源是两个大队公用的,在我们这片田处,在塥边又一个土墩,在这墩上有两户人家,一对老夫妇,和他们的儿子家。除了要到这片天地的劳作,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父亲每次来这里,在歇息时从要来这里坐坐,和两位老人聊聊天。老人家也总在父亲来时,将茶早已泡好。

    过了桥,田畈里没有看见人,我猜想父亲此时一定在这爷爷奶奶家。

    当我沿着塥,来到这位爷爷奶奶家时,父亲果然在这里,正喝着茶,和爷爷奶奶在说笑。我高兴的叫着父亲,大家愣了一下。看着落汤鸡的我,父亲爱怜的骂道:“你这鬼丫头,要是雷电击倒了怎么办!要是掉进河里淹死了怎么办!你要是滑进死塥怎么办!”赶紧帮我解掉身上的塑料布。爷爷拉来毛巾让父亲给我擦头上的雨水,奶奶已端来一碗红糖水,说:“丫头,趁热喝了,免得受寒。”我笑着接过奶奶手中的碗,好温暖。眼睛湿润了,不知是不是头发拧下来的水。听见奶奶对父亲“多好的孩子,你真好福气……”我看着父亲,父亲的眼睛红红的。我知道爷爷奶奶的叹息是在叹父亲的不易,一家人的重担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还有妈妈,还有我们这个家。回来的时候,雨小了点,父亲是一路攥着我的小手回家的……

    雷声远了,雨小了。我摸摸了脸,是温暖的泪水,是泡泡溅起的雨水,笑了,温暖,因为父亲没有走远!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